中國神經科學亟待發展,惟需完善科研倫理機制

為增進大眾福祉,中國正全力推進神經科學研究,以應對神經、精神健康方面的三大問題:兒童自閉癥、成人抑郁癥、以及老年失智癥。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中國神經科學學者認為在啟動科研計劃的同時,必須先提高倫理意識并健全相應機制。

中國科研倫理嚴重滯后

世界衛生組織前助理總干事胡慶禮教授指出,截至21世紀10年代初期,全國僅半數省份設立了倫理委員會,而即便是設立了,很多也只是“橡皮圖章” ,倫理審查基本屬于“走過場”。情況之嚴重, 以致西方學界視中國為倫理學上的“蠻荒之地”。最近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的事件便是一個典型案例。

神經科學倫理建設應結合中國國情和文化

中國神經科學學者認為,忽視倫理問題,會帶來難以想象的惡果 。日前,上海同濟大學一批學者在《神經元》雜志上發表了題為《中國腦科學技術與神經倫理的責任性和可持續性》的論文,該文通訊作者為中科院院士裴鋼,中國“大腦計劃”項目的領頭人之一。裴鋼等人從中國傳統文化角度出發,分析了中國神經科學發展中存在的社會倫理問題,并提出了應對策略。

首先,儒家文化仍然產生影響,聚族而居的傳統,導致個人隱私和自主性受壓制,在神經科學的發展中應注意這個問題;第二,“身體發膚,受之父母,不可毀傷”的觀念,使神經器官樣本庫的建立變得十分困難;第三,是社會對神經精神疾病和心理問題的歧視。 針對這些問題,裴鋼等人認為需要加強公眾教育,并借鑒神經科學研究的國際倫理準則,建立專門的中國標準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國產偷拍a視頻在線